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和台词 哪些令你印象深刻

梓岚2019-08-23 10:23:02

雷雨的经典台词(记繁漪对周萍的话)

我一个人,静悄悄的独坐在桌前。

院子里,连风吹树叶的声音也没有。

这时候,你睡了没有?你的呼吸均匀吗?你的灵魂暂时平安吗?

你知不知道,我正含着两眼热泪在这深夜里和你说话?

萍,你应该知道我是怎样得爱你!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我把我的爱,我的肉,我的灵魂,我的整个儿都给了你!而你,却撒手走了!

我们本该共同行走,去寻找光明,可你,把我留给了黑暗!

这在无形中是一把杀我的刀,你忍心吗?

今晚要是有一杯毒药在镜旁,我或许早以在极乐世界里了。

醒来的时候,一双双惊恐的眼睛蹬着我。

为什么?为什么要拦我?我真的不掂恋这行尸的生命!

我只求一个同伴,你答应过做我永久的同伴,我不该放松你!我后悔啊!

这里,一堵堵的墙把我们隔开。

它,在建筑一座监狱!把我像鸟一样关在笼里!

萍,你还记得那只金丝鸟吗,你曾隔着笼子喂过的?

而现在喂我的,是无穷无尽的苦药!我淹没在这苦海里。

你要是懂我,信我。就不该再让我过半天这样的日子。

我并不逼迫你,但你我间的恋情要是真的,那就帮我打开这笼子吧,放我出来!

即使度过死的海,你我的灵魂也会结合在一起!

我不如挪拉,我穿有勇气独自出走;我也不如朱立叶,那本是情死的剧。我不想到死里去实现、我的爱!

几时,我与你变成了那般陌生的路人!我在梦里向你喊着:

我冷啊,快用你热的胸膛温暖我;我倦啊,想在你的手臂里得到安息!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早上醒来,看见的还是一碗苦药;一本写给你的日记。

心头火热,浑身,依然是冰凉的!眼泪就冒出来了,这一天的希冀又没有了。

萍,你再不救我,谁来救我?

雷雨的经典片段

朴:(向鲁妈)这是太太找出来的雨衣吗?

鲁:(看着他)大概是的。

朴:(拿起看看)不对,不对,这都是新的。我要我的旧雨衣,你回头跟太太说。

鲁:嗯。

朴:(看她不走)你不知道这间房子底下人不准随便进来么?

鲁:(看着他)不知道,老爷。

朴:你是新来的下人?

鲁:不是的,我找我的女儿来的。

朴:你的女儿?

鲁:四凤是我的女儿。

朴:那你走错屋子了。

鲁:哦。--老爷没有事了?

朴:(指窗)窗户谁叫打开的?

鲁:哦。(很自然地走到窗户,关上窗户,慢慢地走向中门。)

朴:(看她关好窗门,忽然觉得她很奇怪)你站一站,(鲁妈停)你--你贵姓?

鲁:我姓鲁。

朴:姓鲁。你的口音不像北方人。

鲁:对了,我不是,我是江苏的。

朴:你好像有点无锡口音。

鲁:我自小就在无锡长大的。

朴:(沉思)无锡?嗯,无锡(忽而)你在无锡是什么时候?

鲁:光绪二十年,离现在有三十多年了。

朴:哦,三十年前你在无锡?

鲁:是的,三十多年前呢,那时候我记得我们还没有用洋火呢。

朴:(沉思)三十多年前,是的,很远啦,我想想,我大概是二十多岁的时候。那时候我还在无锡呢。

《雷雨》话剧剧本精彩片段_《雷雨》话剧经典台词_话剧《雷雨》经典语录_96KaiFa

鲁:老爷是那个地方的人?

朴:嗯,(沉吟)无锡是个好地方。

鲁:哦,好地方。

朴:你三十年前在无锡么?

鲁:是,老爷。

朴:三十年前,在无锡有一件很出名的事情--

鲁:哦。

朴:你知道么?

鲁:也许记得,不知道老爷说的是哪一件?

朴:哦,很远的,提起来大家都忘了。

鲁:说不定,也许记得的。

朴:我问过许多那个时候到过无锡的人,我想打听打听。可是呢个时候在无锡的人,到现在不是老了就是死了,活着的多半是不知道的,或者忘了。

鲁:如若老爷想打听的话,无论什么事,无锡那边我还有认识的人,虽然许久不通音信,托他们打听点事情总还可以的。

朴:我派人到无锡打听过。--不过也许凑巧你会知道。三十年前在无锡有一家姓梅的。

鲁:姓梅的?

朴:梅家的一个年轻小姐,很贤慧,也很规矩,有一天夜里,忽然地投水死了,后来,后来,--你知道么?

鲁:不敢说。

朴:哦。

鲁:我倒认识一个年轻的姑娘姓梅的。

朴:哦?你说说看。

鲁:可是她不是小姐,她也不贤慧,并且听说是不大规矩的。

朴:也许,也许你弄错了,不过你不妨说说看。

鲁:这个梅姑娘倒是有一天晚上跳的河,可是不是一个,她手里抱着一个刚生下三天的男孩。听人说她生前是不规矩的。

朴:(苦痛)哦!

鲁:这是个下等人,不很守本分的。听说她跟那时周公馆的少爷有点不清白,生了两个儿子。生了第二个,才过三天,忽然周少爷不要了她,大孩子就放在周公馆,刚生的孩子抱在怀里,在年三十夜里投河死的。

朴:(汗涔涔地)哦。

鲁:她不是小姐,她是无锡周公馆梅妈的女儿,她叫侍萍。

朴:(抬起头来)你姓什么?

鲁:我姓鲁,老爷。

朴:(喘出一口气,沉思地)侍萍,侍萍,对了。这个女孩子的尸首,说是有一个穷人见着埋了。你可以打听得她的坟在哪儿么?

鲁:老爷问这些闲事干什么?

朴:这个人跟我们有点亲戚。

鲁:亲戚?

朴:嗯,--我们想把她的坟墓修一修。

鲁:哦--那用不着了。

朴:怎么?

鲁:这个人现在还活着。

朴:(惊愕)什么?

鲁:她没有死。

朴:她还在?不会吧?我看见她河边上的衣服,里面有她的绝命书。

鲁:不过她被一个慈善的人救活了。

朴:哦,救活啦?

鲁:以後无锡的人是没见着她,以为她那夜晚死了。

朴:那么,她呢?

鲁:一个人在外乡活着。

朴:那个小孩呢?

鲁:也活着。

朴:(忽然立起)你是谁?

鲁:我是这儿四凤的妈,老爷。

朴:哦。

鲁:她现在老了,嫁给一个下等人,又生了个女孩,境况很不好。

朴:你知道她现在在哪儿?

鲁:我前几天还见着她!

朴:什么?她就在这儿?此地?

鲁:嗯,就在此地。

朴:哦!

鲁:老爷,你想见一见她么?

朴:不,不,谢谢你。

鲁:她的命很苦。离开了周家,周家少爷就娶了一位有钱有门第的小姐。她一个单身人,无亲无故,带着一个孩子在外乡什么事都做,讨饭,缝衣服,当老妈,在学校里伺候人。

朴:她为什么不再找到周家?

鲁:大概她是不愿意吧?为着她自己的孩子,她嫁过两次。

朴:以後她又嫁过两次?

鲁:嗯,都是很下等的人。她遇人都很不如意,老爷想帮一帮她么?

朴:好,你先下去。让我想一想。

鲁:老爷,没有事了?(望着朴园,眼泪要涌出)老爷,您那雨衣,我怎么说?

朴:你去告诉四凤,叫她把我樟木箱子里那件旧雨衣拿出来,顺便把那箱子里的几件旧衬衣也捡出来。

鲁:旧衬衣?

朴:你告诉她在我那顶老的箱子里,纺绸的衬衣,没有领子的。

鲁:老爷那种纺绸衬衣不是一共有五件?您要哪一件?

朴:要哪一件?

鲁:不是有一件,在右袖襟上有个烧破的窟窿,后来用丝线绣成一朵梅花补上的?还有一件,--

朴:(惊愕)梅花?

鲁:还有一件绸衬衣,左袖襟也绣着一朵梅花,旁边还绣着一个萍字。还有一件,--

朴:(徐徐立起)哦,你,你,你是--

鲁:我是从前伺候过老爷的下人。

朴:哦,侍萍!(低声)怎么,是你?

鲁:你自然想不到,侍萍的相貌有一天也会老得连你都不认识了。

朴:你--侍萍?(不觉地望望柜上的相片,又望鲁妈。)

鲁:朴园,你找侍萍么?侍萍在这儿。

朴:(忽然严厉地)你来干什么?

鲁:不是我要来的。

朴:谁指使你来的?

鲁:(悲愤)命!不公平的命指使我来的。

朴:(冷冷地)三十年的工夫你还是找到这儿来了。

鲁:(愤怨)我没有找你,我没有找你,我以为你早死了。我今天没想到到这儿来,这是天要我在这儿又碰见你。

朴:你可以冷静点。现在你我都是有子女的人,如果你觉得心里有委屈,这么大年级,我们先可以不必哭哭啼啼的。

鲁:哭?哼,我的眼泪早哭干了,我没有委屈,我有的是恨,是悔,是三十年一天一天我自己受的苦。你大概已经忘了你做的事了!三十年前,过年三十的晚上我生下你的第二个儿子才三天,你为了要赶紧娶那位有钱有门第的小姐,你们逼着我冒着大雪出去,要我离开你们周家的门。

朴:从前的恩怨,过了几十年,又何必再提呢?

鲁:那是因为周大少爷一帆风顺,现在也是社会上的好人物。可是自从我被你们家赶出来以後,我没有死成,我把我的母亲可给气死了,我亲生的两个孩子你们家里逼着我留在你们家里。

朴:你的第二个孩子你不是已经抱走了么?

鲁:那是你们老太太看着孩子快死了,才叫我抱走的。(自语)哦,天哪,我觉得我像在做梦。

朴:我看过去的事不必再提起来吧。

鲁:我要提,我要提,我闷了三十年了!你结了婚,就搬了家,我以为这一辈子也见不着你了;谁知道我自己的孩子个个命定要跑到周家来,又做我从前在你们家做过的事。

朴:怪不得四凤这样像你。

鲁:我伺候你,我的孩子再伺候你生的少爷们。这是我的报应,我的报应。

朴:你静一静。把脑子放清醒点。你不要以为我的心是死了,你以为一个人做了一件于心不忍的是就会忘了么?你看这些家俱都是比从前顶喜欢的动向,多少年我总是留着,为着纪念你。

鲁:(低头)哦。

朴:你的生日--四月十八--每年我总记得。一切都照着你是正式嫁过周家的人看,甚至于你因为生萍儿,受了病,总要关窗户,这些习惯我都保留着,为的是不忘你,祢补我的罪过。

鲁:(叹一口气)现在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,这些傻话请你不必说了。

朴:那更好了。那么我见可以明明白白地谈一谈。

鲁:不过我觉得没有什么可谈的。

朴:话很多。我看你的性情好像没有大改,--鲁贵像是个很不老实的人。

鲁:你不明白。他永远不会知道的。

朴:那双方面都好。再有,我要问你的,你自己带走的儿子在哪儿?

鲁:他在你的矿上做工。

朴:我问,他现在在哪儿?

鲁:就在门房等着见你呢。

朴:什么?鲁大海?他!我的儿子?

鲁:他的脚趾头因为你的不小心,现在还是少一个的。

朴:(冷笑)这么说,我自己的骨肉在矿上鼓励罢工,反对我!

鲁:他跟你现在完完全全是两样的人。

朴:(沉静)他还是我的儿子。

鲁:你不要以为他还会认你做父亲。

朴:(忽然)好!痛痛快快地!你现在要多少钱吧?

鲁:什么?

朴:留着你养老。

鲁:(苦笑)哼,你还以为我是故意来敲诈你,才来的么?

朴:也好,我们暂且不提这一层。那么,我先说我的意思。你听着,鲁贵我现在要辞退的,四凤也要回家。不过--

鲁:你不要怕,你以为我会用这种关系来敲诈你么?你放心,我不会的。大后天我就会带四凤回到我原来的地方。这是一场梦,这地方我绝对不会再住下去。

朴:好得很,那么一切路费,用费,都归我担负。

鲁:什么?

朴:这于我的心也安一点。

鲁:你?(笑)三十年我一个人都过了,现在我反而要你的钱?

朴:好,好,好,那么你现在要什么?

鲁:(停一停)我,我要点东西。

朴:什么?说吧?

鲁:(泪满眼)我--我只要见见我的萍儿。

朴:你想见他?

鲁:嗯,他在哪儿?

朴:他现在在楼上陪着他的母亲看病。我叫他,他就可以下来见你。不过是--

鲁:不过是什么?

朴:他很大了。

鲁:(追忆)他大概是二十八了吧?我记得他比大海只大一岁。

朴:并且他以为他母亲早就死了的。

鲁:哦,你以为我会哭哭啼啼地叫他认母亲么?我不会那么傻的。我难道不知道这样的母亲只给自己的儿子丢人么?我明白他的地位,他的教育,不容他承认这样的母亲。这些年我也学乖了,我只想看看他,他究竟是我生的孩子。你不要怕,我就是告诉他,白白地增加他的烦恼,他自己也不愿意认我的。

朴:那么,我们就这样解决了。我叫他下来,你看一看他,以後鲁家的人永远不许再到周家来。

鲁:好,希望这一生不至于再见你。

朴:(由衣内取出皮夹的支票签好)很好,这胡思乱想一张五千块钱的支票,你可以先拿去用。算是拟补我一点罪过。

鲁:(接过支票)谢谢你。(慢慢撕碎支票)

朴:侍萍。

鲁:我这些年的苦不是你那钱就算得清的。

朴:可是你--

[外面争吵声。鲁大海的声音:"放开我,我要进去。"三四个男仆声:"不成,不成,老爷睡觉呢。"门外有男仆等与大海的挣扎声。

朴:(走至中门)来人!(仆人由中门进)谁在吵?

仆人:就是那个工人鲁大海!他不讲理,非见老爷不可。

朴:哦。(沉吟)那你叫他进来吧。等一等,叫人到楼上请大少爷下楼,我有话问他。

仆人:是,老爷。

[仆人由中门下。

朴:(向鲁妈)侍萍,你不要太固执。这一点钱你不收下,将来你会后悔的。

鲁:(望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。)

标签: 雷雨 话剧
最新文章